•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信用建設

    信用聯動 依法懲戒

    ——來自安徽省工商和市場監管系統的信用約束故事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8-08-16 09:56 來源:
    分享:
    0


      

    營業執照被吊銷的后果
      4月27日上午,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宿州市工商局直屬分局工作人員王磊拿起話筒。話筒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請問是工商局嗎?我姓徐,前段時間我想在浙江注冊一家公司,可是當地工商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因為我以前公司的營業執照被吊銷了,我不能擔任新注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你們憑什么吊銷我的營業執照?”
      王磊連忙安慰道:“您別急,先把您以前辦的公司名稱告訴我,我幫您查詢一下。”
      經過查詢發現,這家公司因為兩年未按時申報年報也未正常納稅,屬于長期停業未經營企業,被工商部門依法吊銷營業執照。
      2017年上半年,宿州市工商局直屬分局根據原工商總局、稅務總局《關于清理長期停業未經營企業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通過電話通知、實地調查、與稅務部門溝通協調等多種方法,確定了擬吊銷企業名單,按正常法律程序對轄區內的長期停業未經營企業進行清理。王磊將這一情況告訴了徐先生。
      “什么?吊銷了?我什么情況都不了解,你們就把我的公司吊銷了。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對方大聲說道。
      “我們局經過多方核實,確認您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一條之規定。我們通過網站、報紙、掛號信等方式,嚴格履行了行政處罰聽證告知和行政處罰告知程序。您始終處于失聯狀態,因此失去了行政復議和訴訟的機會。”王磊說,“按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的規定,企業應當于每年1月1日至6月30日,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工商部門報送上一年度的年報,并向社會公示。您想想,您每年申報年報了嗎?”
      “啊,原來是這樣啊。我長期在外地發展,手機號碼也換了,認為原來的公司營業執照用不到,就隨便扔在老家房子的一個旮旯里,早把它忘得一干二凈,更別說年報了。”對方頓失方寸,話鋒一轉說,“我在宿州的營業執照被吊銷了,怎么會影響我在外地辦公司呢?我還是有點想不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企業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記管理規定》,公司營業執照被吊銷后,您作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3年之內無法擔任其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等職務。”王磊解釋說,“現在國家建設誠信社會,企業的營業執照被吊銷后,業務系統會自動將企業列入總局黑牌企業數據庫,法定代表人任職資格被登記系統鎖定限制。這個黑牌企業數據庫是全國共享的。您在外地辦理注冊登記時,系統會自動彈出您的任職資格限制信息,所以您不能再擔任其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不能擔任其他公司的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
      “我進入總局黑牌企業數據庫了?沒想到由于我的疏忽,給公司和自己的信用帶來那么大的影響。”對方的火氣漸漸消失。
      “‘一處失信,處處受限’,這個教訓可不小啊。”王磊嚴肅地說。
      “我想趁著‘五一’假期提前回宿州,盡快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否則,我在外地也不能安心發展。我應該怎么做,才能彌補過失呢?”對方誠懇地問。
      “您要先辦理注銷手續,不過要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必須得等您從黑牌企業數據庫里移出才行。”王磊再次提醒說,“您以后在外地發展,也要按時申報年報,千萬不能在同一個地方被石頭絆倒兩次啊。”
      “謝謝你不厭其煩地給我解釋,讓我深受教育。”對方掛電話之前連聲感謝。

    未年報影響股權變更
      6月26日12時50分,窗外的蟬鳴聲聲入耳。隨著氣溫升高,悶熱的天氣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潁上縣市場監管局五十鋪市場監管所干部吳娟最近的心情有些煩悶。為了轄區某建材公司年報公示的事,她和同事專程去該企業跑了好幾趟,每次都吃閉門羹,這都快成她的心病了。
      就在這時,突然響起了敲門聲。“這大中午的,誰會來呢?”吳娟起身打開門,一名滿頭大汗的中年女士站在門外。吳娟定睛一看,這不是最近讓自己快得了心病的企業的法定代表人嗎?
      “您好,您是××建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女士吧?”吳娟問。
      周女士顧不得擦去頭上的汗水,急急忙忙說:“是我。我今天去行政服務中心辦理公司股權變更和法定代表人變更事宜,窗口工作人員告知我,我的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了,系統自動預警,不能受理我的變更業務。這是怎么回事啊?”
      吳娟請周女士坐下,快速登錄公示系統查詢:“是這樣的,周女士,您的公司未在規定期限內公示2016年度年報信息,根據有關規定,市場監管部門將您的公司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而且,您的公司至今未公示2017年度年報,今天是6月26日,眼看年報截止日期就要到了,如果錯過這幾天,公司還會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
      周女士說:“哎呀,那可怎么辦啊?之前是有工作人員通知我要按時公示企業年報,好像還來找過我幾次,不過我都沒當回事,以為只是嚇唬我。我們公司的會計離職了,沒人管這事,我又太忙,以為年報信息不公示也沒多大問題。”
      吳娟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勸她不要著急。周女士喝口水接著說:“我從2014年創立公司開始就一直虧損,缺乏周轉資金,現在好不容易和阜南縣的朱老板談好價格,準備轉讓公司股權,沒想到在緊要關頭,卡在這里了。朱老板聽說我的公司不能做變更,原本談妥的轉讓意向也變卦了。他說,公司進入經營異常名錄后政府采購活動都沒有資格參與,銀行貸款也會受限,更嚴重的是這個記錄會永久性跟隨企業,誰也刪不了。我現在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干著急沒辦法。請您幫幫我吧!”
      吳娟遞給她一份資料,耐心地說:“周女士,您別著急。您現在趕緊安排公司人員申報2017年度年報、補報2016年度年報。這是年報操作指南和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流程單。申報2017年度年報、補報2016年度年報并且準備齊材料后,您來我們所里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移出之后就可以正常辦理股權轉讓、法定代表人變更手續了。”
      周女士松了一口氣:“謝謝您,這個教訓太深刻了!以后我一定規范公司的經營行為,按時申報年報,再也不犯同樣的錯誤了。”
      吳娟聽后,微笑著說:“那就好,相信明年您不會給我再吃閉門羹了。”
      周女士連連點頭,二人爽朗的笑聲回蕩在夏日的午后。

    大股東也不能當老板
      6月4日上午,淮南市工商局毛集實驗區分局登記注冊大廳一如既往地忙碌。
      “您好,我們三人準備注冊一家旅游開發公司,需要準備哪些材料?”一名外地口音的男子向工作人員咨詢,他旁邊還站著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
      經了解,三人是毛集實驗區政府招商引資的重點對象,準備成立的淮南市××旅游開發有限公司是轄區重點招商引資項目。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旅游項目開發、游樂園、文化藝術交流策劃、旅游紀念品及農副產品銷售等。公司如果成立,將對帶動當地旅游經濟發展和解決人員就業起到一定作用。
      從企業名稱預先核準到公司設立需要提交的材料,工作人員小袁一一做了說明。企業名稱核準通過后,三人于6月5日下午將登記材料遞到登記注冊大廳。審核通過后,小袁準備錄入系統,為他們現場制照。
      “安股長,遇到一個問題,法定代表人裴女士的信息保存不了。”小袁對登記注冊股安股長說。
      “怎么回事?系統故障嗎?”安股長起身離開座位,邊說邊來到小袁身邊。
      “您看,業務系統有提示:裴××所在企業上海某化妝品有限公司被列入黑牌企業數據庫。”小袁解釋道。
      安股長認真看了一遍業務系統提示的信息,思索了一會兒,轉身對裴女士說:“裴女士,你經營的化妝品公司被列入黑牌企業數據庫,不能擔任法定代表人職務。”
      “黑牌企業數據庫?那家化妝品公司之前是我經營的沒錯,不過早就停業了。”裴女士著急地說。
      “這家化妝品公司因連續多年未申報年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今年2月份,登記機關依法吊銷了該公司的營業執照,企業被列入總局黑牌企業數據庫。”安股長說。
      “這和我擔任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有什么關系?”裴女士一臉急切地說。
      “按照法律規定,公司被吊銷后,法定代表人任職受到限制,不能擔任其他企業的法定代表人、高管等職務。”安股長解釋說。
      裴女士一臉無奈地看著其他兩人。兩個合作伙伴紛紛對安股長說:“您看,能不能想想辦法,這個項目無論對我們還是對當地政府來說都很重要,營業執照拿不到手,其他事情都辦不了。”
      “你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業務系統禁止裴女士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安股長耐心解釋。
      裴女士滿是懊悔地說:“這確實是我的錯,認為公司不經營了,放在那里就會自動注銷,哪里想到有這么嚴重的后遺癥。”
      “你的理解是錯誤的。化妝品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后,如果你及時補報年報,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再辦理注銷手續,公司就不會被列入黑牌企業數據庫。”安股長說。
      三人面面相覷,不發一 言。最終,他們決定按照分局注冊大廳的建議更換法定代表人,提交新的登記注冊資料,主要出資人裴女士僅為公司股東,不再擔任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

    吃一塹長一智
      2月28日下午臨下班時,一位老人氣喘吁吁地來到淮北市工商局三堤口市場監管所:“你好,請問公司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是在這里嗎?”
      副所長張曉東微笑著說:“是的,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張曉東示意老人坐下并給他倒了一杯水。
      老人說:“情況是這樣的,我兒子是殘疾人,我以他的名義開了一家公司,公司名稱是淮北市××投資理財咨詢有限公司。因為事情過多,我有兩年沒有申報年報。后來公司因業務需要,搬離了原經營地址,也沒及時向登記機關申請經營地址變更,導致今年市場監管部門在抽查過程中沒有在原登記地址找到我們公司,將公司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現在我急著與合作方簽合同,合作方查詢得知我們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不愿與我們簽合同。我來市場監管所,看能不能移出經營異常名錄。”
      張曉東說:“把您帶的材料給我看一下。”老人把手中的袋子遞了過去。
      張曉東看了一下資料說:“您補報年報手續資料及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手續全部齊全,我這就幫您辦理移出手續。”
      老人連聲感謝,臨走之時不解地問:“為什么我們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合作方會知道呢?”
      張曉東解釋說:“老大爺,現在不是以前了。公司一旦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這些記錄就會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社會公示,大家都可以通過網絡查詢到。”
      老人說:“現在的科技真是發達啊!吃一塹長一智,以后我一定規范經營,公司說什么也不能再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了。”

    失信被執行人任職受限
      6月20日14時,黃山市政務服務大廳工商窗口前擠滿了辦事群眾。
      “您好,您辦什么業務?”窗口工作人員小戴微笑著問辦事人員。
      “你快幫我看看,我這些材料齊了沒?”一名戴著墨鏡的中年男子將手里的一沓資料焦急地遞給小戴。
      杜小平科長看到來辦事的中年男子,立刻認出了是老熟人——安徽××股份有限公司的柯主任。
      “哦,是柯主任啊。你們經常來辦事,材料還能有問題嗎?”杜小平一邊打招呼,一邊讓小戴抓緊看資料。
      柯主任是安徽××股份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平時做事嚴謹,公司的領導很信任他。因為省銀監部門催著他們抓緊把備案后的公司章程交過去,他急著從歙縣趕過來抓緊辦理。他一邊和杜科長說明情況,一邊聊了起來。
      “杜科長,安徽××股份有限公司的備案登記今天辦不了。”14時15分,小戴走進杜小平的辦公室。
      “怎么回事?材料不齊,還是什么情況?”杜小平問。
      “他們提交的申請材料是全的,但我進入綜合業務系統錄入時,系統提示何××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了,不能擔任監事,所以備案的流程做不下去了。”小戴說。
      “失信被執行人不就是人們平時說的‘老賴’嗎?何××是我們公司的監事,什么時候成‘老賴’了?”柯主任一邊說,一邊給公司打電話確認情況。
      10分鐘后,他對杜小平說:“唉,何××浙江那邊的公司出了點事情,欠了一大筆錢,被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這件事情她沒有和我們說明。這個還影響公司章程備案?”
      杜小平告訴他:“依據國家發改委、最高人民法院、國家工商總局等44個部門簽署的《關于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工商部門應限制失信被執行人在全國范圍內擔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登記業務系統已經設置了限制,無法進入審核環節。”
      “真是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我立刻回去向領導匯報,等處理好這件事情再來辦理章程備案吧。”柯主任懊惱地離開了。

    讓人欣慰也讓人心酸
      7月23日,大暑,一年中最熱的時候,連房間的空調都有些“力不從心”。
      上午11時,蕪湖市工商局監管科科長南東和干部小胡正在討論“雙隨機、一公開”監管工作,敲門聲響了起來。門外走進來兩個衣著樸素、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一個瘦弱,一個壯實,倆人的額頭上滿是豆大的汗珠。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瘦弱男子說,“市農委的人說我們的農場失信了,要找你們工商部門處理一下,是在這兒辦嗎?”
      看著他倆急切的樣子,南東和小胡相視一笑。小胡說:“有什么事坐下來說吧。”說話間,小胡給他們端上了茶水。
      倆人如釋重負地坐了下來,一邊擦拭著臉上的汗水,一邊忙不迭地說:“我們從無為開城來,4時多就從鄉里出發了,小一百公里路呢,進了城路又不熟,兜兜轉轉到現在,可算找著地方了!”
      “什么事這么著急啊?”小胡問。
      “為了農機補貼的事情唄!”壯實男子重重拍了下腿,接過話茬說,“我倆是農民,各開了戶家庭農場。因為政策好,有補貼,我們買了農機,可誰知鄉里、縣里把補貼名單報上去,到市農委那兒卡殼了,說我們農場失信了,不處理好就拿不到補貼。我們今天來,就是想把這事給辦了!”
      瘦弱男子從包里拿出兩張紙來:“我們沒多少文化,麻煩你們給看看。”
      原來,這是一封蕪湖市社會信用服務中心反饋市農委的關于信用情況查詢結果的復函。函件中說明,這兩戶農場因未申報年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我來確認一下吧。”小胡一邊說一邊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
      “怎么會忘了申報年報呢?”
      “農場的效益怎么樣?”
      趁著查詢的當口,南東和他們攀談起來。
      “所里的人倒是來提醒過我們,還說可以教我們申報年報,可地里的活多,沒顧得上來。哎!下次肯定不會了。”瘦弱男子回答道。
      “這兩年糧食賣不上價,一年下來還虧小20萬元呢!就指著買些農機,大干幾年掙點回來。要是拿不到補貼,可就虧大了!”壯實男子接著說。
      “你們不是已經移出經營異常名錄了嗎?”小胡望著電腦屏幕驚訝地說,“前兩天,縣市場監管局已經給你們辦了移出手續呀!”
      “前兩天我們是到縣市場監管局辦了補報手續,但是不知道結果怎樣。現在既然已經移出經營異常名錄了,那麻煩你們出個證明,我們馬上到市社會信用服務中心跑一趟,請他們再給農委出個文件,幫我們把補貼給批了。”
      “你們今天這趟路,真是跑得冤枉!”南東說,“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你們坐在家里就能看到自己農場的信用情況,相關部門也能掌握你們的信用現狀,既不用跑路,也不用出具證明。”
      “你們不給個東西,我們心里沒底啊!再說了,要是僅有市社會信用服務中心的文件,農委不給我們批補貼怎么辦?”瘦弱男子說。
      “好辦,我現在就幫你打個電話!”電話中,南東向市社會信用服務中心負責人說明了事情的原委,并一再說,“農民兄弟不容易,咱們不能讓他們跑冤枉路啊!”
      得到了滿意答復,兩位農民兄弟千恩萬謝地離開了。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南東不無感慨地對小胡說:“今天這個事,既讓人欣慰又讓人心酸。欣慰的是,‘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確實落地生根了;心酸的是,‘讓數據多跑路、讓群眾少跑腿’,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

    大意失荊州
      2016年11月10日17時,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地來到安慶市迎江區市場監管局康熙河市場監管所,一進辦公室就焦急地問:“我姓何,我在華中西路開的賓館被標記經營異常狀態了,怎么才能恢復正常啊?”
      工作人員方舒熱情接待了這名男子,請他詳細介紹一下情況。
      “是這樣的,我開的賓館因為打算轉讓,所以沒有及時申報年報。”何先生說,“最近一個生意伙伴想要接手我的賓館,不知怎么看到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里的信息,發現我的賓館經營異常,提出不再用我的賓館名稱,要我注銷營業執照,他重新申辦營業執照。我到市場監管局辦理注銷手續時,被告知要先恢復正常經營狀態才能辦理注銷手續。您幫幫我吧。”
      方舒說:“您別著急。把營業執照拿給我,我幫您看看。”
      接過何先生遞來的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方舒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看這家賓館的基本情況。該賓館2011年9月成立,因未在規定的時間內報送2015年度年報,2016年7月被標記為經營異常狀態。
      方舒說:“您的賓館是2011年9月成立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2013、2014年度的年報您都申報了,可是2015年度年報沒有申報。根據《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的規定,市場監管部門將您的賓館標記為經營異常狀態。”
      何先生說:“2014年年底,你們所的工作人員提醒我要在每年的6月底前報送上一年度的年報,所以我在2015年1月就按時報送了2014年度年報和2013年度年報。2016年因賓館忙著裝修,也準備轉讓,你們雖然提醒我了,但我以為沒多大關系,所以沒有申報2015年度年報。這是我的疏忽。”
      方舒說:“您看,就是因為一個小小的大意,影響了您的賓館轉讓和營業執照注銷,信用約束的威力您見識到了吧?”
      “以后我一定注意,我現在是不是補報年報就可以恢復正常經營狀態了?”何先生問。
      方舒微笑著點了點頭,指導何先生補報年報并填寫移出經營異常狀態申請。
      辦完一切手續后,何先生才安下心來,連聲感謝,離開了市場監管所。

    行政處罰信息依法公示
      2017年12月15日一大早,天還沒亮,一名50歲左右的女士就在銅陵市長江路市場監管所大門前焦急地等待著。工作人員小汪來到所里后,把她請進辦公室。
      剛進辦公室,這名女士就質問道:“我們企業一直合法經營,按時納稅,為什么網上會說我們公司信用有問題?搞得我們這次申報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沒有成功,誰來擔這個責任?”
      小汪一聽,猜想這家企業可能進入經營異常名錄了。自開展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工作以來,因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一些企業在銀行貸款、簽訂合同、工程招投標、國有土地出讓、辦理進出口業務、授予榮譽時受限,來所里質問他和同事的人不知有多少。
      經詢問,這名女士姓胡,是長江路市場監管所管轄范圍內一家農產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這次,他們公司在申報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時被告知信用有問題,被取消了申報資格。胡女士不解地問:“我特地讓公司會計每年的1月1日至6月30日報送上一年度的年報,就是怕不報年報,影響公司經營活動。不信你看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都能查詢到。”
      隨后,小汪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看,發現該公司確實每年都報送了年報。
      “你看,是不是你們搞錯了?”胡女士問。
      小汪再仔細查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行政處罰信息一欄,上面顯示:2015年6月26日,執法人員在市場監督檢查中,發現該公司涉嫌虛假宣傳,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之規定,被依法予以行政處罰。
      “這次行政處罰,您知道嗎?”小汪問胡女士。
      “哦,是的,我們確實因虛假宣傳被工商局處罰過。可是,我們已經交了罰款,也整改了,怎么還會顯示出來?這個有影響嗎?”胡女士問。
      小汪向胡女士解釋:“企業的年報信息、即時信息、行政處罰信息等都將記錄在案,并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社會公示,這個記載是誰也刪不了的,而且是永久的痕跡。有了失信記錄,企業或者法定代表人將在很多方面受限。你們申報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被駁回,很可能是由于這個原因。”
      “我知道了,我們公司以后一定守法經營。”胡女士懊悔地說。

    明年一定按時申報年報
      2月5日,一對小夫妻冒著鵝毛大雪來到淮南市田家庵區市場監管局泉山市場監管所。剛一進門,男子就著急地說:“我的銀行賬戶被凍結了,錢取不出來,馬上要過年了,怎么辦呀?”
      “您先別著急,慢慢說。”工作人員宮靜芳說。
      這名男子說:“我姓高,在泉山客運站那邊開了一家琴行。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去銀行取錢的時候,對公賬戶的錢取不了,琴行的雇員還等著發工資呢。”
      宮靜芳問:“你在哪一家銀行開設的賬戶?銀行工作人員是怎么告知你們的?”
      高先生回答道:“我是在中國銀行開的戶頭,銀行工作人員說我沒有申報年報,賬戶被凍結了。”
      “把您的營業執照給我,我來查一下信息。”宮靜芳說。
      查詢完信息,宮靜芳說:“你們琴行是2016年注冊的,系統顯示琴行2016年度沒有申報年報,因此被標記為經營異常狀態。”
      “琴行被標注為經營異常狀態,為什么會凍結銀行賬戶呢?”高先生疑惑地問。
      宮靜芳解釋說:“經營異常名錄信息已經被銀行等金融機構作為貸款、擔保、保險等商事活動的參考依據。對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企業和被標注為經營異常狀態的個體工商戶,金融機構不受理其銀行開戶、貸款等業務,銀行賬戶也會因此凍結。”
      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高先生補報了年報,并申請恢復正常經營狀態。
      工作人員當場為其辦理了手續,并告訴高先生:“每年1月1日至6月30日是年報申報時間。如果明年你再不申報年報,還會被標注為經營異常狀態的。”
      高先生立刻表示:“不會的,明年我一定按時申報年報。”

    □張曉倩 王四梅 吳 娟 袁媛媛 張 正 戴子忠 胡 彬 劉 斌 胡 靜 宮靜芳
    本版由安徽省工商局企業監管處組稿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工商報社 版權所有

    北京pk10玩法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