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學天地

    君子豹變,其文蔚也

    ——讀木心小說《豹變》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8-09-10 10:25 來源:
    分享:
    0



      讀木心的小說《豹變》(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我一直心存一個疑問:16個獨立的短篇按一定的順序排下來,為什么不是短篇小說集,卻成為長篇小說呢?
      小說中的故事,有能分清“寺、廟、院、殿、觀、宮、庵”的童年時的“我”,有接受父親外室夏明珠和藹款待時少年的“我”,有和芳芳鴻雁傳書時青年的“我”,還有被非法囚禁寫地下室手記時中年的“我”……這幾個人生階段分別對應戰前、二戰、二戰后、建國后、打開國門等時期,還有一個重要階段就是走出國門。木心的好友、木心作品的研究者及英譯者童明先生為此書作序,我讀完小說正文回過頭看序,才略知《豹變》屬于短篇循環體小說,是現代主義長篇小說的一種,其中的16個短篇,看似碎片化,卻是一個整體。
      木心小說氣象非凡,其對人物尊重的深度是很重要的方面。小說寫到夏明珠女士,在失去靠山之后,落得慘敗。對于這樣一個女人,小說并沒有輕易判斷其好壞,而是很完整地進行了描繪:她漂亮又優秀,是“兩江體專”的高材生,是游泳明星和網球健將,還經營著一家很大的理發廳。她精心照料和庇護“我”和姐姐,真心實意地想當“我們”的二媽。后來,她被日本憲兵隊抓去,誓死反抗,不做亡國奴。這是多么令人心疼的人物!小說還寫到路工:“烈日當空,中年者穿上衣,青年赤膊——也由于發胖了不愿出丑,而正當腰緊肩舒,胸肌沛然,背溝像一行詩。”對于小說中的好些人物,木心看到的是蓬勃的生命,也許不完全認同,卻明白和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
      木心小說的語言有一種馥郁精致的古韻,他用古典與民間傳統建構話語,通于西洋文學和繪畫的妙處,兼具哲學思考與詩人氣質。小說中的《魏瑪早春》篇,擁有十足的散文詩體,其中四節,宛如四個樂章的變奏:第一章寫魏瑪的早春寒流反復;第二章講眾神在一次競技中創造了花草,是原創神話故事;第三章描繪洞庭湖邊超自然的奇景,一棵奇樹在大雪中綻放花蕾;第四章寫“我”對春天的期盼,烘托歌德的藝術創造。這樣講故事的方式讓我覺得有一種磁力在引導著自己,世間雜事皆忘。這就是文體的奇妙,這就是文體對故事的效用!它使故事豐富起來,變得五彩斑斕,像玻璃片掉落萬花筒。
      童明先生曾說,“君子豹變”是由丑變美、由弱到強的過程。木心心中的君子是藝術家,其成熟和高貴,也要經過不易的蛻變。木心的短篇循環體小說再一次引起當代文學創作者對小說講故事方式的重視,值得悉心研究。

    □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市場監管局 段慧群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工商報社 版權所有

    北京pk10玩法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