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從市場監管角度芻議《電子商務法》(上)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8-09-13 09:30 來源:
    分享:
    0

    編者按
      
    歷時五年,歷經三次公開征求意見、四次審議,2018年8月3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電子商務法》,該法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電子商務法》對第三方平臺責任、平臺內經營者責任及政府監管部門責任作出了明確劃分和規定,有利于形成企業自治、行業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的多元共治格局,更好地保護經營者、消費者合法權益,促進電子商務健康可持續發展。
      本文從市場監管的角度,對《電子商務法》正式施行后可能產生的一些影響及相關方面應注意的問題進行了初步探討,供讀者借鑒和思考。

    關于《電子商務法》的調整范圍和對象
      《電子商務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電子商務活動,適用本法。第二款規定,本法所稱電子商務,是指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經營活動。第三款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對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金融類產品和服務,利用信息網絡提供新聞信息、音視頻節目、出版以及文化產品等內容方面的服務,不適用本法。上述規定界定了《電子商務法》的調整范圍和對象。
      《電子商務法》適用的地域范圍。《電子商務法》適用于發生在國內的電子商務活動,也就是商品銷售和服務(即交易行為)在國內發生的電子商務活動,不適用于交易行為在國外的電子商務活動。但如果經營者在國外進貨而在國內進行電子商務交易(跨境電子商務)則適用本法。比如,一名中國消費者在國外的網絡交易平臺上直接購買了商品,則該消費者與該網絡交易平臺的交易活動發生在國外,不受本法調整。如果一名外國消費者在中國的網絡交易平臺上購買了商品,則該交易活動發生在國內,受本法調整。關鍵在于,提供網絡交易的平臺是否注冊在國內,如果平臺注冊在國內,一般情況下,相關交易行為均受本法調整。
      電子商務的內涵。《電子商務法》第二條第二款以下定義的方式界定了電子商務的概念。該定義與原國家工商總局出臺的《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基本一致。
      根據《電子商務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電子商務的媒介和載體是互聯網等信息網絡,行為內容是銷售商品或提供服務,行為性質是經營性活動即營利性活動。筆者認為,上述定義隱含了兩個關鍵概念,即“交易(買賣)”和“遠程(不見面)”。也就是說,只有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渠道進行遠程商品或服務交易(買賣)的經營活動才屬于《電子商務法》調整的對象。
      無論是銷售商品或提供服務,通常包括進貨倉儲、宣傳推廣、合同締結(下單)、交易支付、物流運輸、售后服務等環節,其中最核心的環節是合同締結即下單。如果只是單純地通過互聯網渠道進行宣傳推廣,而不通過該互聯網渠道實現遠程線上商品或服務的交易,則不屬于《電子商務法》調整的電子商務活動。
      比如,企業通過自設官網、官方微信公眾號等宣傳自身產品和服務,但并不通過該官網和微信公眾號提供遠程訂貨下單服務,而是采用線下交易的方式,則該經營活動不屬于本法調整的范圍。
      再比如,消費者在超市或商場現場選購商品,商場提供網絡支付方式進行貨款結算,這樣的交易行為雖然有某個環節通過互聯網渠道進行,但其選購、下單等核心交易環節并不通過互聯網渠道實現,這樣的經營活動應不屬于《電子商務法》調整的范圍。
      綜上所述,只有相關宣傳推廣、交易支付、物流運輸、售后服務等環節完全依附于網絡渠道進行遠程線上商品和服務選購及下單的經營活動,才屬于《電子商務法》調整的范圍。單一地通過互聯網進行廣告宣傳或支付貨款或售后服務,并不通過該互聯網完成下單交易的經營活動,則不屬于《電子商務法》調整的范圍。如果選購商品和下單通過互聯網渠道完成,哪怕廣告宣傳在線下,支付結算在線下(如貨到付款),也屬于《電子商務法》調整的電子商務活動。
      電子商務包括銷售商品和提供服務兩種類型。以交易對象劃分,常見的電子商務形式包括企業對企業(B2B)、企業對消費者(B2C)、消費者對消費者(C2C)及企業對政府(B2G)四類。《電子商務法》對電子商務的定義僅作出原則性規定,該法第二條第三款則以列舉的方式列出不屬于本法調整的情形。在未來的市場監管實踐中,如何更加準確地理解和把握《電子商務法》的調整對象,需要權威部門出臺法律解釋和實施細則予以明確。

    關于平臺內經營者登記注冊問題
      《電子商務法》第九條對電子商務經營者進行了明確界定,并將其區分為三類: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以及通過自建網站、其他網絡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電子商務經營者。該法第十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但是,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不需要進行登記的除外。
      電子商務平臺內經營者是否應當辦理營業執照,長期以來一直存在著兩種意見。由于該問題涉及對當下幾大電商平臺利益格局的調整和政府監管的現實需要,爭議一度非常激烈。一種意見認為,所有平臺內經營者都應辦理工商登記,這樣才能體現線上線下經營者在經營資質、依法納稅等方面的平等性,實現公平競爭,也有利于政府部門實施日常監管。另一種意見認為,我國電子商務處于快速發展時期,一些規模巨大、知名度較高的電子商務平臺內存在大量未辦照的自然人經營者,數量甚至以千萬計,應秉持“鼓勵創新、包容審慎”的原則予以扶持,而不應一刀切地強制要求所有平臺內經營者辦理營業執照,否則會給平臺及平臺內經營者帶來較大的成本壓力及工作量,不利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不利于經濟發展。
      針對上述問題,2014年3月實施的《網絡交易管理辦法》作出了較為靈活的規定。該辦法第七條第一款規定,從事網絡商品交易及有關服務的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工商登記。同時,該條第二款對從事網絡商品交易的自然人作出了例外規定,具備登記注冊條件的,依法辦理工商登記。該規定十分模糊,何種情形屬于具備登記注冊條件,哪些情況屬于不具備登記注冊條件,在市場監管實踐中缺乏可操作的統一標準。
      近年來,隨著商事制度改革的不斷深入,辦理工商登記的門檻及成本已經大大降低,辦理營業執照也越來越便利。但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仍然有大量的平臺內經營者沒有辦理工商登記,使得線上線下經營主體面臨兩種待遇,監管難度不斷加大。
      從逐漸興起到蓬勃發展,我國電子商務經濟突飛猛進,各類電商平臺層出不窮,網絡經營主體數量呈幾何級增長,網絡交易已經影響著千家萬戶,網絡經濟對國民經濟的貢獻越來越大。我國電子商務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出一些問題,如線上線下經營主體不平等,自然人網店逃避繳稅義務,電子商務中侵犯知識產權、銷售不合格商品及侵害消費者權益等問題比較突出,政府監管難度越來越大,尤其是一些自然人網店被投訴舉報,監管部門卻根本無法查到經營者是誰、住所在哪里,依法調查處理也就難以落實。
      此次電子商務立法,相關條款對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辦理工商登記作出了原則性要求和規定,這是大勢所趨,體現了立法者期望逐漸改變現狀、不斷規范電子商務發展秩序的立法目標。個別人認為,《電子商務法》中辦理工商登記和依法納稅的規定,是給電子商務發展設置障礙和門檻。筆者認為該看法缺乏依據。該法關于無須辦理工商登記情形的規定,則實現了與《無證無照經營查處辦法》的銜接。
      那么,《電子商務法》涉及的平臺內經營者辦理工商登記的規定,在未來具體實施過程中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筆者認為,應從兩個方面考慮。
      一方面是“消極”影響。具體而言,一是可能增加平臺經營者和登記注冊部門的工作量。如果在該法正式施行后還存在很多應辦理工商登記卻未辦理的經營者,那將是市場監管部門面臨的另一個棘手問題。二是增加平臺內經營者的成本。這里所說的成本不是辦理登記注冊業務的成本,而是經營者的辦公地租用成本、繳稅成本。根據現行登記注冊有關規定,辦理工商登記最基本的條件是有經營地址,而且實際經營地址必須與登記地址相符,否則就會因查無下落被納入經營異常名錄或因擅自改變登記事項被處以行政處罰。目前看來,有不少地方規定住宅不能注冊為經營地址,造成許多網店不得不支付一筆較大的辦公房租費用,還可能滋生虛假注冊行為。事實上,由于電子商務平臺內經營者為線上經營,許多網店根本不需要固定的經營場所或辦公場所,有些網店提供的服務,甚至僅需一臺電腦就能完成。要求這樣的網店租賃一個符合營業執照辦理條件的固定辦公場地,顯然增加了網店經營者的經營成本。基于上述分析,未來能否創新平臺內經營者登記注冊方式,針對線上經營特點,制定網店經營者的登記注冊新規?比如,不再嚴格要求平臺內經營者的經營地址與注冊地址相符,或者適當延長登記注冊過渡期。這些都需要相關部門持續研究,盡快加以解決。
      另一方面是“積極”影響。一是有利于電子商務經營者加強自律,有利于不同電商平臺之間以及線上線下經營者之間的公平競爭,有利于政府新增稅源;二是有利于政府相關部門依法實施監管,有利于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及消費者合法權益,有利于我國電子商務產業健康規范發展。
      此外,關于《電子商務法》第十條規定的不需要辦理工商登記的規定,在實踐中如何準確把握,也是一個問題。特別是對“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如何認定、標準何在、如何操作等一系列問題,都有待進一步細化和完善,否則很可能使豁免登記的規定在實踐中演變成大量平臺內經營者不辦照的擋箭牌。

    □北京市工商局昌平分局 羅正恩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工商報社 版權所有

    北京pk10玩法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