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學天地

    在路上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8-09-17 08:40 來源:
    分享:
    0


      母親說,在我還需要用抱被包著出門的時候,一聽說要走,自己就會拖過小被子,眉開眼笑地躺在上面等著被包起來出門。可見,渴望“在路上”,深種在我幼小的心靈里。
      我生長于東北吉林的一個礦山小鎮,群山環繞。少時的我常站在小學校空曠的操場上,望著群山想象:這多么像一顆顆巨大的齲齒,我們都是生活在齲齒里面的牙菌,外面的世界如何,牙菌無從知曉。所幸的是,從五歲開始,幾乎每個暑假,父母都會帶我翻山越嶺走出去,去看看“齲齒”外面的世界。
      年少時候的旅途,十分清苦、艱辛。從偏僻的東北邊境到祖國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是一場跋山涉水的修行。在那個路網不發達、交通工具很原始的年代,我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那種走起來哐當作響的老式綠皮火車。想來那時候也是有臥鋪車廂的,可是儉樸慣了的父母從來都是買兩張硬座票。從東北到華中,在火車上跨越幾個日夜,父親帶了一塊塑料布,倦了就鋪在車座下面,鉆進去睡。母親則一直坐著,讓我躺在她的腿上,享受他們兩個座位大小的“床”。一路上,大概只有我是舒適的吧。
      那時候火車總是很擁擠。有一次父親拖著大箱的行李,與我們分開進站,約好了3號車廂見。可那趟列車車廂是反掛的,從車尾開始是1號。我和母親上車后找不到父親,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在逼仄炎熱的車廂里,母親焦急慌亂,汗如雨下。過了很久,父親才扛著箱子艱難地擠過摩肩接踵的人群,從火車頭開始的第三節車廂,到了從車尾開始的3號車廂。
      漸漸地,我知道了,不管在哪里,只要安心地等,父親總會找到我們。因為父親不僅聰明,還是個活地圖。待獨自踏上旅途,操心各種事情時,我才懂得,當年我和母親每次無憂無慮地跟著父親走是多么幸福。而一家人尋幽探勝的熱情、身處異鄉的親近相依、人在囧途時的不畏艱難,深深影響了我后來的人生。
      雛鳥總有獨自飛翔的一天。由于在吉林省內讀大學,一直到大學畢業,我沒有獨自出過省。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終于獲得了一次獨自出行的機會。那次,由成都開始,從重慶上船沿江而下,到武漢又轉火車到上海,我粗粗地領略了長江流域的全貌,對這條哺育了中華兒女的母親河有了感性的認知。
      江船上,浩浩蕩蕩的江水氣勢磅礴,令人觸目驚心。身邊濃重的四川方言,也讓我感到異常的陌生。三等艙的艙室有六張床,都是上下鋪。這艘以游覽三峽為主的江船,沿途行經眾多景點,在一次次下船、游覽、登船的重復中,我和室友漸漸熟悉。來自蘭州某軍工廠的兩男一女陪我坐驚險的高空索道,幫我買好吃的涼面,幫我拍照,在夜游白帝城時幫我驅散膽怯,還與我分享去九寨溝拍的照片……一路上,西北人的豪爽熱情溫暖了我。
      在路上,那些不同的風物、不同的人深深吸引著我。我常常坐在車窗旁暢想,看著窗外閃過的山河,希望生命就這樣流過。生命本身就是場孤獨的旅行,每個人的目的地都不相同。在路上,保持從容的姿態,珍惜每一個與我們同行的人,記住每一段同行的喜樂,一點點地充裕我們多彩的人生。

    □福建省廈門市翔安區市場監管局 王婷婷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工商報社 版權所有

    北京pk10玩法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dl>
  • <dl id="wkwxi"><menu id="wkwxi"></menu></dl>
    <div id="wkwxi"><tr id="wkwxi"></tr></div>